2017-09-23 星期六
 
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专栏
Keyword:
专栏

朱旭东:淡定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发布时间:2016-08-30   来源:《国际公关》   作者:朱旭东

  文>朱旭东 易居中国创始合伙人、易居社区增值服务集团CMO、太德励拓(中国)公关传播集团董事长/总裁、宝库中国执行董事

  我和《新民周刊》的原社长丁曦林是上海交大安泰经管学院第一届EMBA的同班同学。5年半前的一个下午,老丁拿着几本杂志来找我聊,从他的艺术收藏爱好开始忽悠我,更谈了他对编辑杂志的专业思考,最后抛出主题,就是希望我能够投资他接下来想创办的一本杂志。

  当时老丁拿给我看的是《财富堂》月刊,以采编报道中高端社会阶层衣食住行吃喝玩乐为主,用老丁他们新闻界的行话就是引导财富阶层的高端生活方式。

  在传统纸媒纷纷停刊,互联网新媒体横行霸道的今天,再来看5年前老丁当时和我的交谈,明显他是有备而来的。

  做一本月刊的正规出版物,人和钱是必要条件。采编团队的建立对于当时还担任《新民周刊》社长的老丁来讲就是小菜一碟,而找钱是他的头等大事。在一个做什么都急功近利不淡定的时代,要找一个热爱纸媒,更愿意投钱做杂志的投资人就太难了。

  而我作为老丁的同班同学,在对于纸媒的热爱上算是情投意合。因为我在上海工业大学读本科时,就是从校刊的记者一直做到校刊的主编,这辈子对于拥有油墨香味的出版物有一种天生的亲近感。

  创业后,我也是公司杂志和报纸的创办人。至今,我还是喜欢用纸和笔来记录某些人和事。我的办公室里会堆积摆放一份份报纸、一本本杂志,当我翻阅它们的时候,似乎就是在亲手触摸过往的时光。

  所以,当老丁抛出他的终极问题时,我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我们干!

  就这样,两个不淡定的老男人开启了逆时代潮流而行的征途。

  我们把杂志的名字改为《FA财富堂》,英文是fortune art,然后聚焦到艺术专业报道、艺术与生活方式融合的主题上,形成月刊自己在艺术圈的商业价值。5年中,太多纸媒纷纷关停并转,告别曾经的辉煌。在这样一个瞬息万变迭代不止的年代,要坚持做一本艺术生活类杂志,除了需要钱,其实更需要一份淡定的情怀。

  许多朋友劝我:别做啦,每年几百万往哪投不行,干嘛去做没人看的杂志呀?每每碰到这样的问题时,我就会很淡定地告诉TA,你不看不等于没人看。

  我们《FA财富堂》在邮局有数百个自己掏钱的订阅户,在机场高铁的书店有公开的销售,我们还有8000多位按时赠阅的艺术爱好者、高端购房客户和社会各界热爱文化艺术的朋友,这1万多名的杂志读者以及更多的网络版读者,就是我们坚持到底的理由。

  我一直相信这个世界应该是多元的,互联网确实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电脑手机触摸屏,宽带WIFI云储存……层出不穷的新科技摧毁和淘汰了许许多多落后的生产方式,但作为知识的载体,书本杂志等,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应该有它们存在的理由和空间。

  每一本杂志都是有生命的。从策划选题到采编定稿,从设计排版到印刷出版,就像一个生命的周期,循环往复。在一个数字化生存的信息时代,有时间留给自己,去打开一本杂志,用自己的手指翻阅一页又一页充满质感的文字和图片……最后合上它,就像是刚阅读完它的一生。

  我之所以愿意在当下做这么一本杂志,不为别的,只为内心深处那片花园,曾经长满理想的枝蔓,却在现实的世界里日益荒芜。而今,当我们有能力扒开厚厚的尘土,看见还留着些许的根茎,顽强地活着,我们又如何能轻言放弃。

  就像我们用一个个乐农的小鸡蛋去换来五彩的蜡笔,让那些农民的孩子在最贫瘠的土地上画出美丽的梦想一样,告诉他们,活着,就会有实现希望的可能。

  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顽强而又深情地活着,这就是做这本杂志能带给我的全部意义。

(本文刊自《国际公关》第70期,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
非“中国公关网”声明原创之文章均为转载,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中国公关网微平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