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1 星期六
 
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专栏
Keyword:
专栏

徐茂利:网络直播,期待专业化的正规军

发布时间:2016-09-07   来源:《国际公关》   作者:徐茂利

  文>徐茂利 联华盛世传播机构副总裁

  7月11日晚,papi酱在百度视频直播首秀,近90分钟的直播,吸引了超过200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这位网红“花魁”与网络直播的碰撞如此缤纷四射,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网络直播从2015年下半年兴起,但要严格定义,2016年才算得上直播元年,理由有二。一是参与网络直播的人渐渐主流,除了草根官方大小网红,各路明星也纷纷亮相。二是除了主播秀,重大事件网络直播也开始发功,比如安徽抗洪,网络直播抢救浸泡在水中的6000多头肥猪,竟引来2500万网民围观,比papi酱的号召力还多了500万。另外,万科股东大会,长征七号火箭发射等热点事件,网络直播都没缺席。

  网络直播为什么这么火,有很多说法。从人性的角度分析,这首先满足了窥探、炫耀、虚荣、色欲等一系列“宅男”需求,是无聊经济的代表;从社会发展的角度分析,这不只是填补了宅男的寂寞,更是移动互联时代新人类在重新寻找社群归属感;从技术和传播角度来看,随着带宽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无论是2B还是2C的直播,受众环境都已经成熟。网络直播与网红经济、社群经济、广告电商及其他增值服务都可以无缝链接,确实有令人遐想的空间。

  据不完全统计,当前移动端直播APP已超200款,阿里、腾讯、百度、网易等互联网巨头也跻身其中,意图分一杯羹。在国外,YouTube、Facebook Live最近也加入了变脸、预定直播时间和双人录制的功能。业内估算,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90亿元,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达2亿人。与直播息息相关的网红产业预计在2016年的产值接近580亿元。

  但潮起潮落,鱼龙混杂。当前,网络直播各路诸侯群雄逐鹿,还没有形成一个稳定格局,乱象频频——有用机器粉制造行业泡沫的,也有互相挖主播恶性竞争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网络直播的两大成本——带宽和内容,都靠烧钱养成,就说带宽吧,比如斗鱼,光带宽成本每月支出在3000万元左右,欢聚时代大概每月5000万左右。这样大的成本压力,一般创业公司恐怕很难撑到出头之日。

  严格说来,当前一些卖新鲜感的秀场直播,模式不完整且很难持续,直播平台也很难独立形成自身的行业价值链。一大批网络直播平台最终会死去,但网络直播这一传播样式,则一定会发展起来。作为公关传播从业者和观察者,我们更关注网络直播这种样式对传播环境改造的意义。

  网络直播这一内容载体,可能在更大范围内,从表达方式、到表达内容、传受人群,都会对现有内容生产机制产生冲击。可以想象,如果有新闻和事件发生的地方,就有直播产出,并且因互动和二次传播,形成更立体的内容输出——视频解决了事实层面的问题,互动解决了观点层面的问题,传播可能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当然,直播平台目前还处于初级孵化阶段,当前来说,最稀缺的还是带宽资源,比带宽更稀缺的,则是专业的主播。正力推花椒的周鸿祎断言,下一阶段,网络直播将对电视主播产生冲击,一大批富有经验的电视人可能会转战网络直播平台,组成专业化的正规军。但这些正规军们恐怕首先得自我改造——发挥表达的优势,而由公众来决定内容。直播平台的发展方向,应该是致力成为公众的眼睛,从这个角度来说,吸引更多的公众成为主播或者观众,比孵化几个超级主播更能代表直播的明天。

(本文刊自《国际公关》第70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
非“中国公关网”声明原创之文章均为转载,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中国公关网微平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