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25 星期三
 
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 > 观点
Keyword:
观点

明教CEO张无忌的公关才能

发布时间:2016-11-10   来源:仕图(ID:shi4tu2)   作者:熊太行

  《倚天屠龙记》的主角张无忌天生是个公关命,在和峨眉派CEO周芷若拜堂成亲的当晚,闹婚礼的人来了。

  把他叫走的人是赵敏,和你们想象的为色所迷不同,张无忌的公司正陷入一场极大的危机。

  赵敏拿着一撮金色的头发,告诉他:赶紧来,不然的话,你就要惨了。

  头发是明教集团高管谢逊的,谢逊是张无忌的义父,就算抛去这层关系,他也一度是前任CEO阳顶天指定的接班人,大家的注意力往往会放在他们父子情深这个皮相上。

  

blob.png
居然还吃手
 

  实质是,如果你是CEO,在你的员工犯了错误,即将接受惩处的时候,都必须立刻抛下手头的事去工作、加班,拯救公司的形象。

  张无忌明白这个道理,张无忌就是在公关上展现了才能,才当上明教CEO的。

  当年在光明顶上,还只是明教集团职工子弟的张无忌挺身而出,拯救了明教。他被奉为教主,在一个董事会扩大会议上,他当天办理了入职手续,结束了明教十几年没有CEO的局面。

  张无忌在光明顶上客串了明教的公关总监角色,他进场的时候明教各部门都瘫痪了,对手决定消灭明教。他入场之后大显神威危机解除。

  以前明教根本就没有公关。消息不灵通,和太多积累的私人恩怨。

  只因本教素来和朝廷官府作对,朝廷便说我们是‘魔教’,严加禁止。我们为了活命,行事不免隐秘诡怪,以避官府的耳目。正大门派和本教积怨成仇,更是势成水火。

  还记得周颠和彭莹玉说的话吗?

  “倘若阳教主在世,咱们将六大门派打得服服贴贴,何愁他们不听本教号令。”

  这是武林负责人该说的话嘛?

  张无忌之后,公关工作才被纳入到明教的工作中来。张无忌确实也有很多优点,让他能打赢公关战。

 

  1 对企业的高度认同

  张无忌认同明教的理念,他从小接触的明教中人有常遇春、胡青牛、杨逍,都是好汉,自己的母亲、外公和舅父都是天鹰教的人,也是明教一脉。

  

blob.png

 

  小昭也是,不过那会儿张无忌还不知道。

  一个经历了几十年的企业,就会有不少这样的周边人士,员工的子弟亲友、和平分手的前员工、喜欢品牌的深度用户……这些人如果用得好,是公关部的羽翼。

  决心帮助明教之前,张无忌先问把他装在口袋里的说不得和尚,明教的宗旨是什么,“说不得”发现这是位对企业文化感兴趣的少年,就跟他说了一堆往事,比如行侠仗义,然后不藏拙地说,

  当然,本教教众之中,也不免偶有不自检点、为非作歹之徒,仗着武功了得,滥杀无辜者有之,奸淫掳掠者有之,于是本教声誉便如江河之日下了……

  这有点像对新公关张无忌的企业文化培训。说不得承认本教有人滥杀无辜,奸淫掳掠。

  这句话很关键,你对自己内部的人不能洗脑。行政人力可以洗大家,大家也都假装洗洗更健康。

  但公关部绝对不能自己洗自己,一帮查漏补缺的人如果相信自己的公司是一个圣徒组织,那就没法跟外面沟通了。

  正确的价值观是:“我们是有很多问题,但是我们相信我们能改好。”

 

  2 克制自己的好恶

  我把这个排得很靠前,其实不应该这么靠前,如果公关足够职业的话。

  遇到危机的时候,一定有双方各执一词的事,比如对方认为因为你的公司而受伤,索赔几万元,那你可以说,对不起,有点太高了,但千万别嚷着说对方敲诈。

  没有什么真情流露,你既然要当公关,就不要袒露内心,也别想着做回自己。

  张无忌在这件事上简直是第一高人。他看着曾经逼死自己父母的人,看着侮辱自己父亲的人,都是硬生生地把恩怨搁下的,他只解决问题。

  

blob.png

 

  想想电影里那个医院十字团也算奇葩

  金庸先生是这样描绘张无忌的内心活动的:

  张无忌举着禅杖的手并不落下,似乎心中有甚么事难以决定,但见他脸色渐转慈和,慢慢的将圆音放了下来。原来在这一瞬间,他已克制了胸中的怒气,心道:“倘若我打死打伤了六大派中任谁一人,我便成为六大派的敌人,就此不能作居间的调人。武林中这场凶杀,再也不能化解,那岂不是正好堕入成昆这奸贼的计中?不管他们如何骂我辱我、打我伤我,我定当忍耐到底,这才是真正为父母及义父复仇雪恨之道。”

  好了不起的张无忌,他这时候还不是明教的员工,只是想要化解恩怨,就做到了这一点。这个时代的公关总监每年领好多薪水人工,却肆意宣泄自己的感情,这样不职业的人太多了。

 

  3 这可输入标题做人留一线

  

blob.png

 

  其实我倒是觉得明教被误解是因为他们的造型,比如猥琐的小胡子和烫头的老爷子

  化敌为友四个字实在是太难了,万幸的是,大多数你们眼中的负面制造者,往往不是敌人,甚至也不是坏人,而是被蒙蔽、被激怒过、无聊,或者是莫名其妙就加入了。

  张无忌打败了好几个六大派高手也是各怀心事,华山派掌门鲜于通是坏,他杀死师兄,却栽赃给明教,但华山派的其他人是被蒙蔽,认为明教害死了师兄。对鲜于通这样的人,张无忌进行了反击,这是对的,但也没有杀他。

  昆仑派的何太冲夫妇,也是坏,但玩的不是大阴谋,张无忌让他们吃了不少的苦头。

  其他的高矮老者、西华子这样的角色,只是因为无聊要找事,或者是好斗。这些人就不能太认真去报复。

  最后的武当派更无聊,只是因为要和同行同气连枝。几个人上来都没有杀心,这样的人分化、争取,最后甚至可能结盟。

  粗声大气要杀光所有表达不友好甚至愿意中立的人,只会让他们形成一个联盟。

 

  4 嘴甜

  

blob.png

 

  《金庸群侠传》里的张无忌,对人可礼貌了。

  这点张无忌做得最好,少林派是几百年的古刹,天下武功的来源,那就要尽量留面子,一口一个大师。昆仑派有小一百年的历史,那就夸夸何足道祖师爷的三绝,言必称呼高僧、大师、老师、某总,礼多人不怪。

  张无忌不是谄媚,大多数的轻慢之心往往来自于不了解,他业务上很厉害,看见对手的武功就能想象出对方祖师爷的高明,从心里认可,能耐大见识广的人往往会更加谦逊,他真正佩服对方的时候,赞扬与谄媚无关。

  我也见过那种公关,打过来张嘴就是律师函的口吻,你是来威胁谁呢?那咱们比划比划!话说僵了以后就特别难办。

 

  5 专业  

blob.png
 

 

  张无忌是学医的,蝴蝶谷医学院附小毕业的高材生,武林中人基本上都要对这样的人才特别客气,胡青牛、平一指、薛慕华都是武功一般的人,但是大家都巴结这样的老专家。

  转发养生帖是社交重要技能,更何况这人自己可以写原创。如果倚天屠龙记时代有微信朋友圈,张无忌一定是看见唐文亮的朋友圈就要点赞,然后给他一点练功的建议。对方一下子就顿悟了,受用终身。

  当然,光明顶时期的张无忌天分极高,但在工作上还是相当稚嫩的,比如总用马甲曾阿牛,一直到受伤晕倒才认他的殷六叔等地方,都还有改进的空间。

 

  当了教主兼管公关业务的张无忌是如何进步的

  但是等到执掌明教之后,他成长得特别快,尤其是见识一节。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细细读过《倚天屠龙记》,两代英雄的故事,其实讲的都是一个问题,救赎。

  一个人做错了,应该怎么办呢?

  

blob.png

 

  小时候看这个版本老出戏,总是想等赵雅芝出来。

  殷素素之前杀了很多人,有的人把账就算在了张翠山身上,但是后来他们结了婚,这笔账说到底还是要张翠山来扛。

  明教的风格是赖过去,玩文字游戏。

  殷素素听见别人问谢逊,就说,恶贼谢逊已经死了。其实埋着伏笔,说好人谢逊那一天诞生。这是小聪明,张翠山不这么干 ,孩童时的张无忌也当场反驳。

  再比如殷素素想起当年自己杀的镖局满门和少林弟子,对二伯俞莲舟说“咱们就来个死不认账就好了”,但俞莲舟不肯,一个谎言要许多个谎言才能弥补,最终张翠山把这一切都认了下来。

  那怎么办,张翠山的想法就是,慢慢弥补,他的师兄弟也是这么想的,除了积极补偿受害人,还要大家一起出去做好事,我们用行动来说服武林同道。

  同样,赵敏之前害了不少人,张无忌也面临着这个诅咒,张无忌也只有这一个法子,我尽量帮你们各大门派的所有人,希望你们原谅我。

  一个法人做错了,应该怎么办呢?

  其实跟今天一样,一个公司做错了,可能是员工的失误,可能是制度的缺陷,这都不再重要,就像赵敏的罪要张无忌一起赎,殷素素的债要张翠山一起还,不能推脱,只能是把该扛的认下来,扛起来,只要不是百身莫赎的大错,还都是可以挽回的。

  对了,错误太大,还不起怎么办?

  我们提到了一个词:百身莫赎的大错。

  到底什么样的错误是不可原谅的?

  

blob.png
对啊,谁甘心呢
 

  张翠山觉得俞岱岩残疾是自己和殷素素害的,觉得还不起。没法原谅自己,就自刎了,后来张无忌找到黑玉断续膏,改善了俞岱岩的情况,这就是两代人偿还一个错的故事。

  在三月十五的大会上被人曝光说质量有问题、服务有问题,是不是不可原谅的?

  当然不是。犯了错误,要只认该认的那部分罪,你是反思错误,而不是被人直播处决。

  无论武侠世界里和武侠世界外,一年开一次的大会都很少能解决那种急迫的、事关生死的问题,这种大会解决的一般是路线问题,但更常见的是请大家做见证,确认已经在运行的一种制度。

  

blob.png
杨左使也曾经是过郭大侠
 

  比如《神雕侠侣》里的大胜关英雄大会,议程是让洪七公做武林盟主,郭靖做执行盟主,其实这时候郭靖已经被尊为领导者了。类似的还有耶律齐做丐帮帮主的那次大会,这些都不是要紧事。

  杀坏人也不是要紧事,比如《鹿鼎记》里,一群人开了一个杀龟大会,要想法让吴三桂灭族,结果大家商量了半天,仍然是推举武林盟主,以及几个分会的负责人,换句话说,大家建了个群,互相加了加,整理了一个通讯录就散去了。

  所以,当你的公司被挂出来晒的时候,尽量不要紧张,真正要死的罪过,你家老板都不太可能在电视前面看晚会并勒令你加班了。当年的三聚氰胺事件就是如此,死罪不需要公关,所以你要明白,你能开展工作,就要相信你的公司能改好(而不仅仅是不会死)。不相信“我们有错,我们能改好”的公司,下一次一定还会出问题。

  张无忌奔赴少林寺的时候,他心里是明白这一点的。少林寺召开“屠狮英雄会”,果然是要批判谢逊,点出他的罪过和残忍,但同时也是提供一个机会,让明教认错,让明教改好。

  

blob.png
这版的谢逊长得好像黄药师
 

  少林真要杀人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用开会,玄慈受骗带人埋伏雁门关,暗器都喂了毒,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要杀任我行,直接选择用炸药和机关。

  一个公司的产品和服务如果真的关乎人命,挖到猛料的电视台都会第二天就报道出来的(怕别家抢了,现在的线人们脚踩好多条船,心都坏啦),而那些能等一两个月再从容不迫报出来,中间还演节目唱歌的报道,都没有那么危险,那么急迫。

  

blob.png
那姐当年好威猛
 

  你的公司有改好的机会,即使是央视晚会上被第一个点名也是一样。

  对,最后的英雄屠狮会上,有一段漂亮的描写,说的是谢逊怎么样来弥补那些他伤害过的人的,惊心动魄:

  谢逊朗声道:“我谢逊作恶多端,原没想能活到今日,天下英雄中,有哪一位的亲人师友曾为谢某所害,便请来取了谢某的性命去,无忌,你不得阻止,更不得事后报复,免增你义父罪业。”张无忌含泪答应。

  谢逊像是一个莽撞的销售,为了业绩和扩张市场犯了很多错误。现在正着力弥补。

  张无忌平素维护关系,为这一刻也做了很多铺垫,比如万安寺里挽救了很多名门正派的人,光明顶上给人留面子。所以大多数人看见谢逊这样磊落,张无忌做事又这么周全,啐他一口就原谅了他。

  

blob.png
侮辱比杀害更严重?当然不是,存活任何时候都应该放在第一位
 

  这二人每人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实是最大的侮辱,谢逊却安然忍受,可知他于过去所作罪业,当真痛悔到了极点。人丛中一个又一个的出来,有的打谢逊两记耳光,有的踢他一脚,更有人破口痛骂,谢逊始终低头忍受,既不退避,更不恶言相报。如此接连三十余人,一一将谢逊侮辱了一番。最后一名长须道人出来,稽首说道:“贫道太虚子,我两位师兄命丧谢大侠拳底,贫道今日得见谢大侠风范,深自惭愧,贫道剑下也曾杀过无数黑白两道的豪杰。我若找你报仇,旁人也可找我报仇。”说着拔出长剑,左手振指一弹,当的一声,长剑断为两截。他将断剑投在地下,向谢逊行礼而去。

  在这里,金庸先生写的张无忌是这样的。

  张无忌见义父接连受辱,始终直立不动,心中痛如刀割。

  

blob.png
请控制一下!
 

  可怜。

  谢逊怕死吗?谢逊不怕死,不怕死的谢逊为什么不死?因为死了,又会增添新仇。

  同样,一个公司是不是被315晚会上点一次名,就活该得死呢?我相信也不是,刚才我们说了,那种晚会上的被点名,不是死罪,而是活罪。求死徒然有几分失败者的美感,并不能改变现在的局面,反而是活下来的公司更有勇气,因为他们还可能克服错误,可能改好。

  至于有人一定会问,这样有过错误的公司能不能信赖,能不能用。我得说能用,一来我记得小时候接触过一些老人,特别体面,特别彬彬有礼,这是家教,但是他们特别胆小,总是希望每句话都说周全,每个人都不得罪,而且工作卖命,不畏加班,后来才知道,他们也并不是生来就这么战战兢兢,倒真是当年被批斗之后落下的毛病,觉得自己有罪,一定要玩命效力才好。

  

blob.png

 

  哎,人呀,特朴实,特朴实,特朴实……

  少林派的三个看守谢逊的老僧用的是黑索,其实是鞭法,他们鞭策了明教,央视用的是晚会,其实是监督。

  武林中人啐完了谢逊,现实中的人批评讽刺完了企业,但是接下来的日子还要过。

  可以看他们的行动:如果这个公司愿意当牛做马,死命地为人民服务,干什么不用它?

  产品上不寄托于店家的善良,环境上不指望官方的证来背书,用最坏的那一面去想服务的提供者,再用种种规则来奖励守法守规矩的人,这才是避免下一次危机的关键。

  最后,金庸老先生写公关男的苦难写得多俏皮:

  

blob.png
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窗外有人格格轻笑,说道:“无忌哥哥,你可也曾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正是周芷若的声音。张无忌凝神写信,竟不知她何时来到窗外。窗子缓缓推开,周芷若一张俏脸似笑非笑的现在烛光之下。张无忌惊道:“你……你又要叫我作甚么了?”周芷若微笑道: “这时候我还想不到。哪一日你要和赵家妹子拜堂成亲,只怕我便想到了。”

  在张无忌终于不再当CEO,也不主抓公关业务之后,周芷若要闹婚礼,要给他一个危机让他再去拾掇一次残局。

  张无忌回头向赵敏瞧了一眼,又回头向周芷若瞧了一眼,霎时之间百感交集,也不知是喜是忧,手一颤,一枝笔掉在桌上。

  张无忌是被火箭筒打一下俩小时后就好了的,但是仍然害怕到了这种地步。





—————————————————————————————————————————————————
非“中国公关网”声明原创之文章均为转载,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中国公关网微平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