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25 星期六
 
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 > 公关百科
Keyword:
公关百科

公关助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走向和平与进步

发布时间:2015-06-23   来源:《国际公关》杂志   作者:王硕

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一个政党和一个军事组织,在公关的影响和推动下,新芬党从一个极端的政党,成为人们眼中的一个参与选举政治的政党,爱尔兰共和军后来则主动解除武装,走向和平

文>王硕 华北电力大学

 

    谈起新芬党可能人们印象不多,但是如果说起爱尔兰共和军则不少人都知道,因为它是20世纪英国最为著名的恐怖暴力组织,在20世纪后期30年的斗争中,它与对手共有近4000人死亡,5万人受伤。实际上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是北爱尔兰独立运动中的一体两翼组织,北爱尔兰有6个郡,1.4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居住着不到200万人,其中天主教人口略少于亲英的新教人口,新芬党是争取北爱尔兰并入爱尔兰的天主教人口为基础的政治派别,爱尔兰共和军则是相应的军事暴力斗争的组织。
    有意思的是,这样的一个政党和一个军事组织,却深受公关的影响,新芬党从一个极端的政党,成为人们眼中的一个参与选举政治的政党,爱尔兰共和军后来主动解除武装,走向和平。2003-2010年一个北爱尔兰公共关系口述史研究项目,揭示了这一进程。当时包括新芬党的宣传负责人丹尼·莫里森(danny Morrison),以及新芬党的党首格里·亚当斯(Gerry adams)等6人,开展了平均每人45分钟的专访,为人们生动讲述了这一变化过程。

丹尼.莫里森和格里.亚当斯在一起


由于公关能力缺乏,血腥的“事实的宣传”成为主流
    丹尼·莫里森说过:“如果在1971年我们拥有20年之后的公关能力,我们早就把英国政府给包围了。”的确,在早期英国的暴力统治下,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本来有一些机会可以做得很深入。1971年英国政府开始采取拘捕2000多人的无理由拘留(internment)行动,1972年1月30日英军士兵打死游行人群中13人、打伤数十人,爆发血腥星期日(bloody sunday)事件。但是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都没有充分发掘好这些事件的公关价值,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在他们自己的群体之外来宣传这些事件。
    在那些早期的日子里,虽然有一些媒体能够有效地宣传,呼吁人们在格里·亚当斯的领导下团结起来,宣称爱尔兰共和军并没有在英国大肆的无审判拘留行动中受损。由于公关能力缺乏,爱尔兰共和军首先采取了将暴力活动升级到各个层面的方法,以“事实的宣传”这一策略博取更多人的关注,开展血腥公关。
    “事实的宣传”就是通过暴力恐怖活动,以及各种相应活动,获得政治效应和宣传效果。爱尔兰共和军声称:一次在伦敦制造的炸弹袭击的效果,要大于100次在北爱尔兰实施的同等活动。因为除非在北爱尔兰发生了极为惨烈的事件,世界媒体才会广为关注。而在伦敦发生的一个小事件,都有可能成为世界媒体报道的头条。伴随着恐怖暴力活动,爱尔兰共和军会发表对媒体的声明。毫无疑问的是,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投放诱饵,吊足媒体的胃口。在1979年8月27日成功暗杀蒙巴顿公爵后,18名英军士兵又死于爱尔兰共和党的路边炸弹袭击。在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的墙壁海报上,随之醒目出现了标语:“13人走了,但是不会被忘记。我们干掉了18个,还有蒙巴顿。”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血腥星期日事件中死亡的13个爱尔兰人,没有白死,得到了血债血偿。

爱尔兰共和军的海报


恐怖暴力活动的消极作用,推动一个新报纸的出现
    参与了上述壁报宣传的有丹尼·德文尼(Danny Devenney),他实际掌控了贝尔法斯特市内爱尔兰共和党的壁报宣传,还设计推出了《共和党人新闻》(Republican News)这一报纸。他已经深感公关知识的重要:“我们不得不遵循盛世公司(saatchi and saatchi)的广告理论,最好的壁画是那些只提供最简洁信息的壁画,人们很容易被激励起来,立刻得到了我们传达的信息。他们或许同意,或许也反对我们试图提供的信息,但是至少在他们的意识中已经留下了印象。”
    但是这些有震撼力的壁报作品的影响范围仅作用于北爱尔兰,能够影响英国乃至世界的其他公关活动,仍然只有爱尔兰共和军血腥暴力的恐怖手段。1987年11月8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纪念日,爱尔兰共和军在北爱尔兰的恩尼斯基伦市的活动现场埋下了一颗40磅的炸弹,炸死13人,炸伤63人,其中19人伤势严重。但是由于受害者主要是平民,爱尔兰共和军自己也意识到做得有些过分了,格里·亚当斯公开谴责此举让“使用武力的合法性”遭到破坏,新芬党发言人最初发声表示遗憾,但很快他们停止了对此事的任何评论,因为无论如何解释,甚至描述,都显得是在为爱尔兰共和军辩护。丹尼·莫里森也回忆道:“我是新芬党在恩尼斯基伦事件后第一个接受采访的代表,而且是在英国广播公司的专栏节目中。节目有半小时长,非常艰难。”
    恐怖事件造成了对大批无辜民众的屠杀,这对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为之奋斗的独立建国的政治梦想,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本来,他们是作为英国暴力统治和政治压迫的无辜受害者形象,但是实际上很难了。英国政府实施了越来越严格的新闻审查,关于北爱尔兰冲突的报道被限制。早在1971年,约200名主要的英国新闻工作者还签署过一份声明,表示拥护政府对有关北爱尔兰冲突的电视、广播、出版物方面的审查,发誓反对暴力事件。英国政府对媒体施加的压力,加上自身交流能力的缺乏,都对爱尔兰共和军对外宣传造成了明显的消极影响。
    为了脱困,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不得不重视组织上的转变,强化自身的公关能力,加强与媒体的联系。第一次明显的尝试是在贝尔法斯特的福尔斯大道(the falls Road)建立了报业中心。它建立不久,电传机开始广泛应用于世界的媒体工作,成为一个关键的工具,使得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得以把他们对于事件的各类反馈迅速传给了新闻界。这也让他们第一次能和英国各类媒体展开有力的抗争。
    另外一个有利的关键因素是有一个非常熟悉公关技巧的媒体管理者出现了,他就是丹尼·莫里森。他在英国政府无理由拘留行动中被捕,被释放后就接过了《共和党人新闻》编辑的重任。到了1979年,这份报纸已经成为新芬党的公开媒体。丹尼·莫里森解释自己在这份报纸中的作用时说:大部分公关行业从业者都能理解,新闻记者是那些懒人,因此我们不得不尽可能把新闻故事写得让他们可以用最少的工作量,就可以从我们这里转载一个新闻;我们也理解头条的重要性,因此我们必须想方设法让故事非常吸引人,而故事的可读性来自于我们如何编排这个故事,以及得到一个独家新闻,或者获得了比别人更多的细节。此外,他还谈到了如何处理和记者、其他媒体之间的关系,以及在网络宣传上的工作。
    丹尼·莫里森特别明了这份报纸与北爱尔兰共和运动之间的关系,确保报纸反映新芬党的政治倾向。他谈到,有一次一家媒体采访爱尔兰共和军新闻发言人时,新闻图片配的是这个发言人戴着兜帽的剪影,这是一个非常坏的使用图片的方式,因为这种图像往往意味着是一名恐怖分子。取而代之的应该是,媒体正在采访他自己或者像自己这样的人,能清晰给出自己的意见,分析爱尔兰共和军正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的话,给英语读者的印象是:爱尔兰共和军不再是危险的模糊的人,而是像丹尼·莫里森这样可以信任的人。
    1979年《共和党人新闻》还合并了另一份报纸《国家》(An Phoblacht [the Nation]),合并后的新报纸得到了快速发展,每期有12-18版,周刊的发行量达到了3万份。后来英国政府也利用它与支持共和运动的人们沟通。这两家报纸的合并,对于新芬党领导人、爱尔兰共和军的高层领导者格里·亚当斯也是一种成功。合并不仅孤立了前《国家报》的编辑格里·海尔及其支持者,还意味着共和运动有了一个主要的媒体机构、统一的宣传口径。最大的意义是,从此共和运动不仅只拥有暴力恐怖的“事实的宣传”方式,也不仅只在自己的组织内部和支持者中宣传,已经有了自己的媒介,并走向了世界。

格里·亚当斯


适时通过绝食事件,实现向选举政治的转变
    在北爱尔兰之外,英国政府一直实施着对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的越来越严格的新闻审查,关于北爱尔兰冲突的报道被广泛限制。合并后的《共和党人新闻》变得更为有力量,立刻成为被封锁的目标,爱尔兰政府在1976年颁布了对它的禁令,英国政府跟着在1988年也颁布了禁令。爱尔兰政府拒绝承认新芬党是合法政党,也拒绝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任何宣传内容出现在爱尔兰,称《共和党人新闻》为一个杀手帮派的公关机构。英国政府在撒切尔夫人执行时期,从1988年10月到1994年9月推出了一项宣传禁令,目的是遏制新芬党的“宣传的逆反效应”,就是避免报道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的各类新闻,从而避免他们利用新闻报道增加自己的影响。
    这些措施确实对新芬党造成了影响。调查显示,在禁令之前的两年,新芬党通过BBC等媒体获得的对外宣传机会有数百次,但是禁令之后,获得的机会则屈指可数。即使有限的机会,采访内容也是被有限使用的。这时候发生的绝食事件,推动了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在主导的转变。从此时,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面对强大的英国政府,开始从选票上获得自己的合法性和发展空间,这个策略上的转变,也改变并增强了新芬党的群众基础和组织结构。

号召支持绝食者的宣传材料


    绝食事件的发生背景与1979年撒切尔夫人领导的保守党政府上台有关,新政府一个核心政策就是动用一切资源来击败爱尔兰共和军,同时对爱尔兰共和军被捕的政治人物采取严酷管理的方法。本来从1976年开始,英国政府对爱尔兰共和军囚犯已经不再采取特殊的优待方法,爱尔兰共和军囚犯们已经开始以各种方法抗议。撒切尔夫人政府更是明确表示对爱尔兰共和军囚犯采取作为罪犯来管理的方法,并绝不就此问题与爱尔兰共和军囚犯做任何谈判。1981年3月1日,贝尔法斯特梅兹监狱的爱尔兰共和军囚犯博比·桑德(Bobby Sands)开始带头绝食, 要求英国政府视他们为“政治犯”,后来有不少囚犯分阶段加入。但撒切尔夫人断然拒绝,博比·桑德则在绝食66天后死去,之后绝食持续了7个月,前后竟然有16人饿死。
    这一绝食行动轰动效应很大,但最初在监狱外的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领导人是反对这个行动的。新芬党认为过去还是有很多公关机会被浪费了,丹尼·莫里森还认为这次绝食事件比较仓促,如果从博比·桑德开始参与议员竞选,包括1973年入狱,以及1981年开始参加绝食时,能够拿出一个博比·桑德留着长发、正在微笑的海报来宣传,效果肯定要好。但事实上当时人们只有一张博比·桑德在监狱中拍摄的照片,照片中的他看起来像一个嬉皮士,可爱、友善、有尊严。但这张传遍世界的照片被英国政府注意到了,他们匆忙给媒体提供了另外一张博比·桑德的照片:刚刚被捕,站在数字牌子下面,像一个嫌疑犯。
    尽管仓促,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此时已经展现了较为职业的公关能力,他们能够影响美国媒体,刊登了47篇批评英国政府的社论。英国和爱尔兰共和军之间的矛盾冲突被公诸于众,世界也从绝食事件开始了解到,新芬党决定参与之前一直拒绝的选举政治。这一进程从绝食时的博比·桑德就已经开始,他在狱中被北爱尔兰地方选举,选为英国国会的议员。从这一刻开始,犹如格里·亚当斯所说的那样,博比·桑德的当选,就是爱尔兰共和军使用选举的策略来反对英国的方式。
    新芬党和爱尔兰共和军这样的推动参与绝食斗争的囚犯参与选举,是一项计划好了的政治斗争方法,也是一种公关策略。丹尼·莫里森谈到:很多媒体人士来到北爱尔兰感慨道:看看爱尔兰共和军多么聪明,他们推出博比·桑德,结果当选;他们又推出了欧文·卡伦(Owen Carron),结果又当选;下一年他们推出了格里·亚当斯,结果也当选议员。当然,这么做也是有高风险的,如果博比·桑德没有当选,那么撒切尔夫人都会说:看看,甚至你们自己人都反对你们。这一策略最后也取得了多方共赢的成功。1998年4月10日,北爱尔兰冲突各派终于达成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贝尔法斯特协议》(the “Good friday agreement”),彻底推动了北爱尔兰问题向和平方式解决,并形成了和平至今、较为稳定的局面。





—————————————————————————————————————————————————
非“中国公关网”声明原创之文章均为转载,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中国公关网微平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