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8 星期六
 
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 > 公关百科
Keyword:
公关百科

“婴儿保温箱”公关助推美发动海湾战争

发布时间:2015-12-07   来源:《国际公关》   作者:王硕 卜春梅

  武装介入科威特问题,美国民众较反战

  伊拉克总统萨达姆觊觎科威特已久,一直以来都认为科威特应该成为伊拉克的第19个省。两伊战争结束后,为了展开对科威特的战争,萨达姆与美国驻伊拉克大使艾普丽尔·格拉斯帕(April Glaspie)进行了深入沟通,了解到布什总统不会向伊拉克发动战争。

  这个说法刺激了萨达姆的野心,但也可能让他掉进了美国的陷阱。美国一直想在中东获得一个实在的军事存在,因此萨达姆出兵科威特,给了美国对老朋友翻脸发动战争的好机会。 

  若想发动战争,布什政府必须得到美国民众的支持。而1990年12月,据《纽约时报》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共同发起的一项民调显示,48%的美国人希望即使伊拉克没能在1月15日前撤军,布什政府也暂时不要采取措施。

  民众有此种倾向,不仅因为伊拉克是美国的长期盟友,而且越南战争之后,美国已经形成了反战传统,尤其是要与有一定军事实力的伊拉克作战,美国民众肯定有很多顾虑。因此,美国政府若未获得民众支持,就发动战争,将难应对美国士兵战死以及大量军事消耗的质疑。

 

  重金雇佣公关机构,游说美国民众

  对于科威特流亡政府来说,美国的出兵援助是关系国家存亡的问题,而面对美国国内的反战情绪,游说美国民众和政府也就成为当务之急。


人们游行支持科威特

 

  当时,很少有公关人士重视科威特问题,而伟达公关则独具慧眼,1990年,就开始与科威特政府合作。所有公关活动的总目标,就是为了引起美国民众对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事件的警觉,从而能够支持美国政府出兵。

  伟达公关敢于接手科威特问题,主要是对自身实力的自信。在伟达公关团队中,华盛顿办公室负责人克雷格·富勒(Craig Fuller)是布什最亲密的朋友和私人政治顾问之一,而且早在布什任副总统期间,就是他的幕僚长;美国总裁罗伯特·格瑞(Robert K. Gray)曾两次负责领导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竞选;高级副总裁托马斯·罗斯(Thomas Ross)曾是卡特政府时期的美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高管弗兰克·曼凯维奇(Frank Mankiewicz)曾任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的总裁,经常帮助伟达公关向媒体发送各类资讯。

  实际上,科威特政府并不仅仅联系了伟达公关这一家公司。美国议员吉米·海因斯(Jimmy Hayes)曾估计,科威特雇佣了超过20家的公关公司、律所和游说公司,每家公司的服务费都在每月10万美元左右,而伟达公关的服务费則更是远超于此。曾有人说,科威特流亡政府一次性交付伟达公关1200万美元,来实施这个庞大的公关战略。所幸科威特流亡政府存放在海外的巨额石油财富,足以支付这些高额的花销。

 

  抢劫婴儿保温箱传言,成潜在热点

  科威特政府和伟达公关尝试从各处寻觅思路,突破公关难题。其中有关科威特被入侵的各类报道,则成为了重点。报道中,伊拉克在科威特犯下了无数暴行,科威特流亡者讲述出来的内容,更是让人感觉当时的科威特犹如地狱一般。

  《圣路易斯邮报》(St. Louis Post)刊载过一个科威特逃难者的口述:“他们抢走了医院里的所有设备,婴儿们被扔出了保温箱,维持病人生命的设备被关掉……他们甚至扔掉了交通信号灯。”

  9月5日,流亡海外的科威特卫生大臣在沙特的新闻发布会上,控诉了伊拉克军人的暴行:他们控制了科威特所有医院和医疗机构,驱赶走了病人,有组织地抢劫了医院的高科技装备、救护车、药品和血浆,这导致了22名婴儿患者的死亡!正是从这个说法开始,抢劫婴儿保温箱事件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还曾描述该事件起源。一名逃到欧洲的科威特高级公共卫生官员写给伦敦一名建筑师的信件被公开,信件称伊拉克士兵命令病人从医院离开,关闭了治疗重病患者的设备,拆走了血液透析机等贵重设备,并与现金、黄金、小汽车、珠宝等,总计超过20亿美元的物品一起运送到巴格达。在这些医疗设备之中,就有22个婴儿保温箱。而《华盛顿邮报》谈到这个消息无法证实,因为伊拉克不允许记者进入这些区域查证。

  婴儿保温箱,是指为了治疗早产儿或病患婴儿所用的专业医疗保育的箱状器材。战争中军人的死亡无论多么惨烈,都远没有妇孺被伤害更易受到关注,何况是抢劫婴儿救命器械这类事件。

  伟达公关发现,能够引起美国民众支持政府对伊宣战的最佳战略,就是挖掘并强化宣传伊拉克军队的邪恶之处。资料显示,伟达公关曾花费约100万美元对婴儿保温箱事件进行研究,因为它在所有伊拉克暴行中具有让美国人无法忘却的感染力。

  当然,并不是人人都相信这一系列说法。英国外交大臣道格拉斯·赫德(Douglas Hurd)曾谈到,有关伊拉克恶行的说法,与萨达姆号称吞并科威特,并使之成为第十九个省的想法并不相符。但是伟达公关很愿意自己相信,更愿意推动美国人都相信:伊拉克军队就是如此可恶,科威特亟待美国去拯救。

 

  相关话题持续发酵,传言愈演愈烈

  9月30日,《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 News &World Report)对此事件详细进行了报道:“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第六天,伊拉克士兵进入了科威特某地的阿丹医院,寻找医疗设备。他们关掉了22个早产儿的保温箱氧气,扔出了这些婴儿,偷走了这些保温箱,直接导致了婴儿们的死亡。”

  科威特政要也现身描述伊拉克军队的卑劣。9月17日,待在美国无法上任的美国驻科威特大使爱德华·内姆(Edward Gnehm Jr)告诉记者,科威特卫生官员告诉他,有22个婴儿因为伊拉克军队偷走了保温箱而死亡。《洛杉矶时报》、《圣何塞水星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纷纷对此进行了报道。


科威特埃米尔贾比尔

 

  9月29日,科威特埃米尔贾比尔在布什总统的会面中,动情地控诉了伊拉克的暴行,谈到了伊拉克士兵闯进了医院,拿走了婴儿的保温箱,和其他病人赖以活命的医疗机器。

  10月9日,在一个记者发布会上,布什也讲述了这一暴行:“婴儿们被从正在使用的保温箱中拎出来,保温箱也被送到巴格达。我不知道发生了多少这样的事件,但是我确实听到了埃米尔在我这里发自肺腑的话语。……这种事令人恶心。”

 

  少女含泪现身听证会作证,成全美焦点

  10月10日,在美国国会人权基金会(Congressional Human Rights Foundation)为科威特举行的听证会上,一位自称来自科威特的小姑娘娜依丽(Nayirah)最后出场,做了仅仅4分钟的口头陈述,就震撼了全美国。


作证中的娜依丽

 

  她说:“我志愿在阿丹医院和其他12名妇女一起帮助他人,我是最小的志愿者,其他妇女从20岁到30岁的都有。我看到伊拉克士兵带着枪进来,把婴儿们拿出了保温箱,并带走了保温箱,把婴儿们扔在冰冷的地板上直至死亡。”娜依丽说道这里开始哭泣。“这太可怕了!”娜依丽还留下了书面证词,“我看到伊拉克士兵带枪走进了医院,进入存有15个婴儿保温箱的房间。”

  尽管娜依丽不能说出婴儿的具体数目,但足以震惊全美国。共和党人约翰·波特(John Porter)议员是听证会的主席,他感叹从来没有听到如此粗暴、非人类、使人悲伤的事情。当晚,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晚间直播,以及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夜间新闻,都播放了娜依丽作证的部分内容,约有3500万到5300万美国人收听了这些节目,很多人的心态也开始发生转变。

  在此之后,7名美国参议员在自己的演讲中使用了娜依丽的证言,并支持美国对伊拉克出兵,布什总统重复这个故事也超过十次。

  娜依丽的作证有力激起了美国民众支持海湾战争的热情,最后促进了美国参议院以5票的微弱优势,通过了布什总统对伊拉克宣战的决议。

 

  伊拉克及时宣传反击,却无力回天

  伊拉克也曾对婴儿保温箱事件加以反驳。10月16日,伊拉克新闻大臣通过伊拉克官方新闻机构斥责道:“布什作为超级大国的总统,需要仔细掂量你的言语,不要表现得像个小丑,反复重复别人告诉你的话。”

  伊拉克也同意一些记者前往科威特进行采访。10月21日,在伊拉克新闻官员的组织下,记者们采访到了科威特妇产医院的医生们,得知保温箱事件不可能发生。在采访中,伊拉克派驻科威特的医疗部门负责人还表示,巴格达在占领科威特后,不仅派来了1000名医生,还运送了相应药品,帮助科威特14家医院和健康中心的正常运转。

  可惜,世界新闻秩序并不平等,垄断性和单向性很大程度扭曲了现实,当时伊拉克的声音被湮灭在传言之中。

  而科威特解放后不久,美国广播公司记者约翰·马丁(John Martin)前往科威特医院采访后发现,包括早产儿在内的很多患者确实死亡了,那是因为很多科威特医生和护士在伊拉克入侵之时停止工作或者逃亡。但是伊拉克军人没有偷保温箱,更没有任由数百名科威特婴儿死去。

 

  新的发现接踵而至,原来事有蹊跷

  1992年1月6日,《纽约时报》刊出了约翰·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发表的一篇名为“记得娜依丽,科威特的证人么?”的文章。原来娜依丽不仅是科威特王室成员,更是科威特驻美大使的亲生女儿。而且美国人权基金会与伟达公关还有着特殊关系。由此他建议美国政府调查那场听证会背后的勾当。这篇文章不仅令麦克阿瑟获得了奖项,更震惊了整个美国。麦克阿瑟感慨道,“这是有史以来,外国政府在美国发动的最深思熟虑,也是最为昂贵的一次公关行动。”


娜依丽的身份被揭穿,她和大使父亲的合影等

 

  继而,不少新的发现接踵而至。有人揭发娜依丽作证的整个环节都是经过伟达公关的详细编排。伟达公关还录制了听证会过程,作为视频新闻发放到 Medialink网站上,这个网站的直接服务者约有700家美国电视台,正是通过这个渠道,娜依丽作证事件得以在全美传播。

  1992年,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分支机构人权组织中东观察(Middle East Watch),刊出了他们对保温箱故事的调查结果。中东观察的负责人安德鲁·惠特利(Andrew Whitley)告诉媒体:“伊拉克人确实盯上了医院,但是战争宣传中的核心指控并不真实,偷走了保温箱并任由婴儿死在地板上,是由逃离科威特的流亡者制造出来的。”

 

  面对外界的质疑和争议,多方回应

  科威特政府没有正面回应过婴儿保温箱事件,但是面对指责,也聘请了以克罗尔( Associates)为首的专业小组进行了调查,做了50多个访谈,其中也包括娜依丽。最终并没有证实伊拉克这一暴行,而且娜依丽也承认自己仅在医院呆过几分钟,且从未做过志愿者。

  面对外界质疑,伟达公关首席执行官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 Eidson)在《纽约时报》撰文回应了质疑,“伟达公关没有时间和别人合作制作欺骗性的证词”,并坚称“在娜依丽从科威特逃亡出来后,公司也没有理由质询她的真实性。”伟达公关与科威特流亡政府的合作也是严格依据公司标准进行的,民众的利益也应受到公正对待。


帮助宣传科威特复国的传单

 

  科威特驻美大使也曾回应质疑,“如果我们想说谎,或者想夸大事实,可以轻松买通其他人,绝不会利用我的女儿。”而且路透社曾报道,伊拉克归还科威特的98件医疗装备中,就包括两个婴儿保温箱,据此为证,说不定伊拉克人确实曾干过此事。

  (作者单位:华北电力大学;本文刊自《国际公关》第65期,转载请注明出处)





—————————————————————————————————————————————————
非“中国公关网”声明原创之文章均为转载,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中国公关网微平台”


相关阅读